官道仕途 第二十二章 回家

    时间:2018-06-14 常委扩大会议上,狄力说道「今天把各位常委和委员召集到这里,是想和大家讨论一件事,徵求一下大家的意见。我来了也有一段时间了,到现在也没做什么实际的工作,以前主要是不了解情况,不好一来就指手画脚。经过最近的调查研究,我大致了解了情况,现在该抓抓我分内的工作了,在其位谋其政嘛,要不然怎么对得起每月拿的工资,对得起全乡的人民呢」!
      狄力停顿了一下接着说「前两天,市委吴书记来咱们乡,做了一项重要指示,那就是增加农民收入,广开生钱渠道。我昨天到下面转了转,我认为赵虎村的调味品批发可以搞成一个专业的批发市场。大家知道,我们乡处在两省交界地带,104国道穿乡而过,有很大的地理和交通优势,我们要充分利用这些优势,把这个专业市场搞大搞活。我初步估算了一下,建这个市场大约要300万,大家看怎么样」
      狄力的话音一落,下面就议论纷纷,人声嘈杂。周国亮见了说道「大家静静,不要在下面议论,有什么拿到桌面上来说,谁先说啊」?
      底下得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没有人说话。每个人都把不住周国亮的意思,他是同意还是不同意呢?再说这件事可不小,300万不是个小数目,这个态不好表。
      狄力看到大家都不说话,每个人的眼睛都从自己和周书记之间打转,他心里明白了,说道「这件事,我和周书记事先商量了,周书记同意我的看法,大家不要看这300数目不小,只要这个市场建起来,一年就能把这个投资收回来,大家看怎么样」?
      一个副乡长说「既然书记和乡长都同意了,我也就没什么意见了,就啊书记乡长的意见办」。
      接着有几个人表示同意,狄力心中暗喜,事情可以顺利通过了。
      忽然,乡副书记丁志强发话了「狄乡长,我想问一下,你刚才说的经过周密的论证了吗?不要想当然的说。另外,这建市场的300万从哪里来?乡长是怎么考虑的」?
      听了丁志强的话,另外几个没发言的都纷纷附和。
      狄力听了心头不悦,他压住不快说「这件事我当然经过了论证,现在赵虎的调味品批发还只是赶集,并没有形成真正的市场,就已经覆盖了周围5、6个省、直辖市,甚至远到东三省,一年的交易额达到1000万,这是一个什么数字,我想大家都会算帐,应该明白。如果我们把这个调味品批发搞成一个专业的批发市场,加大服务力度,我想会有更多的客商到来。我想用不了多久,这个市场就会成为周边几个省最大的调味品专业批发市场。到时候,我看这个交易额会突破3000万,当然了,要达到这个目的还要我们加大宣传力度。这300万的资金我来想办法,我和赵虎的支书说好了,市场由他们村和乡里共同出资兴建,他们準备出100万,而乡里出资200万。这200万我準备找银行贷款」。
      丁志强说「计划是这样,听起来好像不错。但是万一市场建起来,没有达到你想的那样,这个后果你想过吗?那贷款谁来还?难道还要找老百姓要,那就不是减轻他们的负担,而是造成了他们更大的负担了」。
      狄力大声说「事情没有做,永远不知道是好是坏,只有做了才知道。干事情不能前怕狼后怕虎的,要有干事的魄力。如果这件事办砸了,我立刻引咎辞职」。
      丁志强不理会狄力的军令状「干事情不能只靠魄力,说的不好听,那就是蛮干。到时候事情办砸了,你就算辞职,也不能挽回乡里和老百姓的损失」。
      狄力气急了说道「你……」周国亮一看两个人都上了火,急忙说道「好了,不要争了,大家都是为了工作,我看还是举手表决吧,同意的请举手」。说完他举起了手。
      狄力气哼哼的看了丁志强一眼,也举了手,下面的人一看,大部分都举了手,周国亮一数说道「好,少数服从多数,这事我看就这么定了」。
      人们三三两两的走出了会议室,临走前丁志强还撂下话「这件事我保留意见」。
      狄力不知道丁志强为什么这么激烈的反对自己,好像自己和他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,他非常纳闷,把董超叫了进来打听。
      狄力对董超说「董超啊,我听说你还不是党员是吗」?
      董超说「是呀,我写了好几份入党申请书了」。
      「好,想进步是件好事,我觉得你这个人表现不错,你看我当你的入党介绍人怎么样」?
      「真的?那太感谢乡长了,这要我怎么谢你呢」?董超感激的说。
      「不用谢,我也是举手之劳罢了,我呢想了解一些丁副书记的事,你把知道的给我说说可以吗」?
      董超想了想说「丁副书记人还不错,就是有点傲,他是县里的下派干部,前一段时间都传言他接任乡长,没想到最后是狄乡长来接任的」。
      「哦,我知道了,你出去吧,以后有什么情况要及时告诉我,我不会亏待你的」狄力说到。
      狄力明白了丁志强为什么对自己有那么大的怨气,就在于他认为自己顶了他的位置,狄力心里笑了「我就是顶了你的位置又能怎么样,现在是我在你的上面。只要我紧紧拢住周书记,你就翻不了天。我操,一个小蚂蚁也想撼动大象」!
      建市场的钱狄力认为不能在县里贷。首先自己在县里没有什么根基,再说鲁志远说不定还会给自己下套。自己还是要到市里去弄。正好自己答应倩玉星期天回家,星期天在家待一天,星期一就跑跑贷款的事。他找到周书记说了自己星期天回家,星期一在市里跑贷款,工作上还要请书记多多辛苦了。
      周国亮说「狄力呀,这件事对你来说很重要啊!办的好,就是一个晋陞的机遇,办的不好,你的一生也许就要毁了,我很为你担心呀」!
      狄力感动的说「周书记,你的心意我领了,谢谢!不过你不要担心,我有信心把这个市场搞好,你就放心吧」。
      周国亮握住狄力的手说「你放心去跑吧,出了事咱俩一起顶,怎么说我也是一把手,决策上的失误不能让你一个人抗」。
      狄力用力握住周国亮得手,没有说话眼泪在眼眶里打转。
      周国亮说「好了,你準备準备,明天就要回去了,弟妹肯定想你了,一下来就是两个多星期,回家好好安慰安慰她,她也不容易呀」!
      接近中午,狄力坐班车回到市里,往家赶去。一进门就看见倩玉坐在沙发上看电视。倩玉听见门响扭头一看是他,脸上露出惊喜的表情,飞快的从沙发上站起来,向他奔来。
      狄力随手扔掉手里的包,一把抱住扑上来的倩玉,在屋子里转了个圈。两个人的嘴唇紧紧的贴在了一起,倩玉的舌头撬开他的牙齿,和他的舌头纠缠在一起。狄力忘情的回应着倩玉的亲吻,他的牙齿轻轻的咬住倩玉的舌尖,使劲的吸吮着她的舌头。同时两只手慌乱的撩开倩玉的T恤,两只大手抓住了倩玉的乳房。
      正在这个时候,一个女人从厨房里走了出来说道「倩玉是谁来了」。女人正好看到狄力两个人搂在一起的情景,一下楞住了。就见两个人的嘴唇紧紧的贴在一起,狄力把倩玉的T恤撩到了脖子上,乳罩也给推了上去,露出大半个乳房,而狄力的手正抓在乳房上。
      倩玉听到女人说话声,才想起妈妈在家,急忙放开搂住狄力脖子得手,同时把T恤放下来,红着脸说「妈,是狄力回来了」。
      倩玉妈妈的脸也红了,她转过头去没有说话。狄力尴尬的笑了笑说「妈,你什么时候来的」?
      倩玉妈妈说「来了几天了,倩玉说一个人在家闷的慌,让我来陪陪她。你们说话吧,我进去做饭了」说完转身进了厨房。
      倩玉朝着狄力笑了笑,吐了一下舌头,意思说「都是你这个急色鬼惹的祸」。
      狄力搂着倩玉说「妈妈在家,你怎么也不告诉我呢」?
      倩玉撒娇说「我来得及说吗?一进门你就堵住了人家的嘴,手也不老实,让人家怎么说呀」!
      狄力笑着说「是来不及说,还是看见我根本就忘了说」?
      倩玉听了,捶打着他说「讨厌,不理你了,放开手呀,小心让妈妈再看见」。
      狄力恋恋不捨的放开倩玉,然后在她耳边说「这些天想死我了,一会我可要好好的亲亲你」。
      倩玉亮晶晶的眼睛了充满了深情「我也想你,我好想让你抱我、亲我」。
      听了倩玉的话,狄力动了性,又想上前抱她。倩玉低头看着狄力高耸的档部说「不要着急,一会啊!乖,听话,我现在去帮妈做饭」。
      厨房里的马德芬手里拿着一把青菜,开着水龙头,水哗哗的流着,她没有洗菜,脑子里还是刚才看到的一幕。她觉得自己的脸很烫,心砰砰的直跳。她脑中都是狄力两个人拥抱接吻和狄力的手按在倩玉乳房上的情景,这对她的刺激太大了。
      「妈,你干吗呢?想什么呀」!倩玉进了厨房,看见妈妈呆立在水管前,任由水哗哗的流。
      「哦,没什么,我……我这不是在洗菜吗」,马德芬回过神来,慌乱的洗着手里的菜。
      「妈,我来帮你,今天做几个好吃的菜吧」倩玉笑嘻嘻的说。
      「你呀,还是出去吧,你也帮不上什么忙,狄力好不容易回来,你去陪他说话吧」。
      「妈,看你说的,我怎么就帮不上忙呢」?倩玉拉着马德芬的衣服左右晃着。
      「哎,哎,慢着点,小心沾上水,你竟给我添乱,还是出去吧」,马德芬爱怜的看着女儿说。
      「真的不要我帮忙,那我可真的出去了」倩玉笑着说。
      「出去,快点出去,你在这,我什么都干不了」马德芬往外推着倩玉。
      倩玉笑着从厨房里走了出来,一屁股坐在狄力身边问他「你在下面还好吗?吃的怎么样?喝酒了吗」?
      狄力搂着她的肩膀说「还可以,工作上比较顺利,就是吃的不舒心,老是吃食堂,都吃腻了。酒没喝多少,我紧记你的教诲,出门在外,少喝酒多吃菜」,
      倩玉看着狄力的脸,眼圈红了「你都瘦了,我现在好后悔当初同意你下去」。
      「怎么会呢?才不过两个星期,我就瘦了,我看黑了才是真的,这些天竟在外面跑了,风吹日晒的」狄力摸着自己的脸说。
      倩玉把手放在狄力的手上深情的说「以后一个人在下面要注意点,别那么拚命,身体是自己的,坏了可没人赔给你。在下面遇到烦心事,不要闷在心里,要给我电话和我说说,不要憋出病来,知道吗」
      狄力反手抓住倩玉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说「知道了老婆,我听你的」。
      倩玉不在说话,把头依偎在他的胸前,静静的享受两人这幸福时光。
      没多久,马德芬就招呼吃饭了。狄力心猿意马的吃着饭,心思早飞到卧室的床上,一会那里就要展开自己和倩玉的一场肉体大战。
      他三两下吃完饭,马德芬奇怪的问他「狄力,是不是饭菜不合你的胃口,怎么吃的这么少」?
      狄力笑着说「不是,妈,天太热,我吃不下,再说我也不觉得饿,我吃饱了」说完他拿眼示意倩玉快点吃。
      倩玉看出了他的意思,低着头抿嘴笑了,还是不紧不慢的吃着。马德芬说「天热,也要多吃点,不能因为没胃口就不吃了,这样对胃不好,容易得胃病,到时候就有你受的了」。
      狄力随口附和着说道「妈,我知道了,我以后会注意的,我有点累,我先进屋休息了」,他再次示意倩玉快点吃,看到倩玉抬起头,他做出了生气得样子。
      倩玉看着狄力着急得样子,笑的更开心了,她加快了吃饭的速度,把碗一放说「妈,我也吃饱了」。
      马德芬说「你也吃的这么少」?倩玉说「妈,我每次不都是吃这些吗。妈,我和狄力进屋去说会话了」
      马德芬看看倩玉,又看看狄力,脸一下红了,她总算明白了女儿女婿为什么吃的这么少这么快了。她连忙低下头,吃着碗里的饭说「去吧,这里不用你们管了,一会我吃完收拾」。
      狄力和倩玉站起来朝卧室走去,一进屋,狄力便抱着倩玉亲吻起来。
      倩玉挣扎着说「门,门还没关呢,小心妈看见」。狄力用脚后跟把门踢了过去,然后疯狂的亲着倩玉,嘴里不停的说「宝贝,我的倩玉宝贝,我想死你了,这些天可把我憋坏了」。
      狄力一边亲着倩玉,一边拿着倩玉的手放在自己的鸡巴上「你摸摸看,它都想你想成什么样了」。
      倩玉隔着裤子摸着狄力的鸡巴「什么样,还不是那样,一个小色棍吗」倩玉边摸边咯咯的笑着。
      狄力脱着倩玉的衣服说「小色棍?我这是小色棍,那天底下还有大色棍吗」?狄力解开倩玉的乳罩。扔在地上,两只手一边捧住一个乳房揉捏着。
      倩玉打了一下他的鸡巴「不要脸」。当狄力揉搓她的乳房的时候,她的脸上显出幸福的光芒,嘴里发着轻微的呻吟。
      马德芬在饭桌边呆坐着,手里还捧着半碗饭,筷子搭在碗边。卧室里传出倩玉咯咯的笑声,以及两个人的切切私语。马德芬听不清楚他们说的什么,但越是这样她反而更想听到他们说的什么。突然,屋里传来倩玉的一声惊叫,吓了她一跳,她连忙放下碗,往卧室走去,眼看到了卧室,她停住了脚步心里暗骂自己「我这是怎么了?这么大岁数了,怎么还偷听起小两口的闺房私语来了」。她轻轻的抽了自己脸一下,转身回到饭桌前,这饭是怎么也吃不进了,人坐在那里胡思乱想。
      倩玉刚发出的惊叫,是狄力抱起她把她扔在了床上,然后扑到了她的身上。狄力的吻落在她的额头、眼眉、眼睛,就连她的鼻子也没放过,最后狄力把嘴唇放在倩玉的嘴上。他深情的吻着倩玉的嘴唇,把倩玉的嘴唇嘬进嘴里,舌头来回的舔弄她的嘴唇。
      倩玉伸手解开狄力的皮带,用脚把他的裤子脱了,再用脚趾勾住他内裤的鬆紧带,一点点的褪着内裤。当他的内裤脱去后,倩玉的手就握住了狄力的鸡巴,稍微用力的上下撸着。
      狄力的嘴唇离开了倩玉的嘴唇,来到她的乳房上。他先用舌头在乳房上舔着,一圈一圈从顶部一直到乳房根,然后在反方向往上又回到乳房顶部,最后把乳头嘬进嘴里,用牙齿咬住大半个乳头,舌头打着卷的舔着乳头,他的手扶摸着倩玉的另一个乳房。
      「脱了,给我把内裤脱了」倩玉急切的哀求着狄力。
      狄力的嘴离开乳房,一路往下沿途洒下一缕爱的痕迹。他用牙齿叼住倩玉的内裤,一点点往下褪着,倩玉抬起了屁股,让他顺利的脱了,狄力的嘴鬆开她的内裤,望着倩玉翘在空中珠圆玉润的双脚,一粒粒的脚趾在他的眼里是那么的诱人,整个脚没有一丝瑕疵,脚后跟上也没有粗糙的老皮,握在手里软若无骨。他捧着倩玉的脚趾送进自己的嘴里,一个指头一个指头的吸吮着。
      「嘻嘻,不要,好痒,求求你了」倩玉咯咯的笑着央求狄力。狄力没有理会她,继续卖力的舔弄、吸吮。
      「哎哟,好哥哥,我怕痒,你不要亲了」倩玉扭着身子,一条腿在空中不停的摆动。
      一阵阵的笑声从卧室里传到客厅,传到马德芬的耳中,弄的她心猿意马。想听又不敢听,几次想站起来回自己的卧室,又一次次的放弃,依然坐在饭桌前。那笑声,那似有还无的呻吟一个劲的撩拨着她她不安的扭动着身子,下身感到一阵阵的麻痒,就像几个小虫子在啃咬她的花心。她禁不住把手伸进裙子里按在自己的阴户上,她用力的按着压着,希望能减轻麻痒,可是没有想到,越按越压反而痒的更厉害,简直让她无法忍受,她从鼻子里发出了低低的呻吟。
      狄力一边舔着倩玉的脚趾,一边观察倩玉的表情。倩玉微闭着眼,脸颊一片绯红,脸因为怕痒而变的有些扭曲,她的胸膛快速的起伏着,屁股左右扭动。她的阴户微微的张开,几滴乳白色的淫水挂在阴唇上。
      倩玉实在忍受不住这种麻痒的感觉了,她奋力的把脚从狄力的口中抽出来,大口的喘着气说道「你想痒死我呀,又不是不知道我最怕痒了」!
      狄力挺着鸡巴说「亲亲,给我亲亲鸡巴」说着把鸡巴送到倩玉的嘴边,倩玉笑着歪着头躲着他的鸡巴说「不亲,谁叫你刚才弄的我那么痒」!
      狄力注视着倩玉「亲亲吧,你知道它多么想你呀,整整两个星期,它无时无刻不在想你」。
      「说谎也不会说,无时无刻想我?那你整天就挺着个鸡巴,不软下来吗?嘻嘻」倩玉笑着说,伸手抓住他的鸡巴,张开了口,含住了他的龟头,手指还在他的鸡巴上套弄。
      狄力发出了舒服的呻吟,这几天狄力忙的心力憔悴,难得有这么放鬆的心情,不用考虑工作上的是是非非,回家的感觉真好。
      屋外的马德芬已经把内裤脱了,手掌按在阴户上,两个手指插进了阴道内,手掌心按压阴蒂。独守空屋好几年了,这种清心寡慾的日子自己都已经习惯了,没想到今天怎么就爆发了呢?而且来得这么突然,这么猛烈,到了控制不住的地步。深深隐藏的慾望一旦爆发,就如同火山喷发,咆哮的洪水一发不可收拾。此时的她无法忍受情慾的煎熬,顾不得这是女儿女婿家里,把内裤脱了,手淫起来。
      倩玉大口吞吐着狄力的鸡巴,同时手指在他的阴囊和肛门之间来回的滑动。狄力弯下身子,亲吻着倩玉的阴户。倩玉的阴唇已经充血红肿了,阴道口因为强烈的刺激而张开了口,一股股的淫水从里面流出来,打湿了床单。狄力用力的吸吮着倩玉的阴蒂,一个指头沾着淫水,插进了倩玉的肛门。在他的手指插进的时候,倩玉的屁股轻微的颤抖了几下。他的手指划着倩玉肛门内壁,再里面打着转。
      倩玉对狄力的动作反映强烈,她非常喜欢狄力刺激她的肛门,甚至超过了对她阴道的刺激。她快乐的扭动着屁股迎合狄力手指再里面的动作。她生出一个念头,她也用手指轻轻的触到狄力的肛门,指甲在肛门周围划着,然后一根手指插了进去。
      一种麻酥酥的感觉迅速的从狄力的肛门传到他的大脑,「爽」,他在心里喊着。没想到肛门竟然这么敏感,一根手指带来得刺激比倩玉亲吻他的鸡巴更为强烈。亲吻鸡巴心理上的快感大过生理上的,而他此时才发觉,刺激他的肛门在生理上能给他更大的快感。这种感觉传染给他的鸡巴,他的鸡巴现在涨的难受,他急于发洩出来。
      他不在亲吻倩玉的阴户,把鸡巴从倩玉口中抽出,反转身子,以正常体位把鸡巴插进倩玉的阴户。他快速的插着,嘴也在倩玉的脸上、唇上、乳房上不停的亲吻。
      「啊……哦……我的好哥哥……你操的我好舒服呀」倩玉的呻吟从小到大,快乐的呻吟着。
      声音从没有关紧的房门中飘了出去,马德芬觉得手指太细了,根本无法满足空虚的阴道。她越是插、摸,阴道里越是麻痒,她不停的扭着屁股,椅子上洒满了她的淫水。她心急火燎,不知道该怎么办好,她站起身来,紧紧夹注双腿,在客厅里挪动,希望这样能够减轻麻痒。
      不知不觉,她挪到到了女儿的卧室边,她激动几乎瘫到,急忙倚在门口的墙上,把脸贴在上面。失去手指的阴户更加空虚,她不得不再次把手指插进去。脑中却浮现出一个赤裸的身影,正在她的身上用鸡巴给她止痒「死鬼,你死到哪去了?把我一个人扔到这边,晚上让我一个人孤零零的睡,让我的比如此的空虚,你好狠的心啊」!她发出梦魇般的呻吟。她想看清楚自己的男人,想看清这几年他有什么变化。渐渐的,男人的面貌逐渐清晰,她赫然发现,这个男人竟是狄力。趴在自己身上正在操自己的男人竟然是自己的女婿!她吃了一惊,忙伸手去推他,却推了个空,狄力消失了,自己眼前什么也没有。阴道里只有自己的手指,没有狄力的鸡巴。她的心放了下来,又轻轻的歎了口气,她歪着头看着卧室的门,倩玉的声音又传进自己的耳中。
      「啊……好舒服呀……大鸡巴哥哥你操的我好爽啊!……哦……大鸡巴爸爸……爸爸,我的亲爸爸」马德芬听着女儿不知羞耻的叫喊,脸更红了,下面痒的更加厉害。
      屋里的两个人并不知道外面还有一个倍受情慾煎熬的女人。倩玉忘形的叫喊着、扭动着,享受着性爱的快感。狄力也大力的抽插,他内心隐藏的东西又复活了「操,你这个骚比,我操死你……我操你妈比」他不在满足在倩玉阴道里的抽插,他让倩玉翻了个身,撅起屁股,他把口水和着淫水涂抹在鸡巴上,然后缓慢的插进倩玉的肛门。
      胀还伴有轻微的疼痛就是狄力插进倩玉肛门的感觉,阴道里没有鸡巴有些空虚麻痒,她只好把手指塞进阴道里,缓解这空虚麻痒。她的雪白肥大的屁股在空中扭动着,迎合狄力的鸡巴。
      狄力一手扶摸着她那丰满的屁股,一手抓住她的乳房,上下其手。「呼……呼……呼……」倩玉的娇喘声变得更加急促。狄力也觉得鸡巴在里面运动困难,似乎里面有什么东西紧紧裹住他的鸡巴,让它不能轻鬆的抽动。他奋力的往里面送着鸡巴,他顶到一个软软的东西,上面似乎还有写皱折,这皱折嘶咬着他的龟头,这种感觉太爽了。
      他大声的叫嚷着「爽,爽死了,我要操你,操你妈」他想起岳母正好在家,想到岳母他变的更加疯狂「我要操马德芬,操你妈的比」。
      「操吧,你来操她吧,马德芬张开腿,露出比来让你操」倩玉也兴奋的大叫道。
      房间里突然传出来自己的名字,而且还是从女婿口中传出来的,话语是那么的淫蕩露骨,一下子把马德芬惊醒了。她暗自责怪自己「我这是怎么了,我做了什么?」她望着撩到腰间的裙子,阴毛已经被淫水弄湿,乱糟糟的贴在小腹上,自己的手指还插在阴道里,她急忙把裙子放下,手指抽了出来。她快步离开卧室的门口,耳边依然迴响着「我要操你马德芬,操你」「操吧,马德芬让张开腿,露出比来让你操」,「两小混蛋,什么不好说,怎么把我扯进来了」。她并没有生气,她指示轻轻笑骂一声。她走到饭桌前,看见扔在地上的内裤,她的脸更烫了,她弯腰拾起内裤,然后心虚的看了一下女儿的房间走进了卫生间,把内裤扔进洗衣机里,并且洗了自己的下身。
      这时候,屋里的两个人也到了最后的冲刺阶段。倩玉在狄力几个猛烈的冲击下来了高潮。她的肛门急剧的收缩,狄力就觉得腰眼一麻,一股精液猛的喷将出来。
      发洩过后的狄力搂着倩玉,脸上露出满足的笑容,倩玉的眼睛里也满是笑容。狄力笑了良久说「回家真好」!
      倩玉听了这句话,心中非常感动,虽然是简单的几个字。里面却包含着狄力的深情,包含着狄力对这个家深深的眷恋之情。她反手搂紧狄力,把脸贴在他赤裸的胸膛上,静静的听着狄力的心跳。
      马德芬从卫生间里走出来,看见饭桌上的碗筷,急忙走过来收拾,今天自己真的是吃了迷魂药了,这个都没有收拾,要是他们出来看见,自己可不知道怎么解释了。
      下午,狄力陪着倩玉出去转了转,倩玉给狄力买了几件新衣服,两个人度过了一个美好的下午。到了晚上,两个人又温存了一番,倩玉又发出了痛快的叫声。

友情提示: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,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,合理安排时间,享受健康生活。

版权声明: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,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,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。

联系邮箱:mukd8900@gmail.com 激情综合站:哥哥撸婷婷五月色_狠狠撸在线直播_草榴社区2015年地址_撸撸杯 为海外华人服务,提供综合成人信息,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。

站点申明: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,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,受美国法律保护。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,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,请马上离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