孝顺的小女友—毛毛

    时间:2018-07-24 毛毛      17岁        我女友
    小志      19岁        我
    王伯伯    52岁        女友的继父
   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    我是个大学一年级的新鲜人,我在学校附近的简餐店,认识了一个女孩,她皮肤白皙水嫩,长的很好看,除了气质乖巧的外表,也有不错的身材,认识以后我才知道,她今年17岁,简餐店是她们家开的,或者说得清楚些,是那女孩的继父经营的。
    她叫毛毛,我最喜欢的是她的性格,虽然才高中二年级,但非常的懂事,我们交往了三个月,和她在我的宿舍有了第一次性生活,当时,我还是一个处男,而她,当时我原以为是一个处女,可是在几个月后我才知道一个不为人知的天大秘密。
    先说说和她上床的第一次经验吧,虽说我经常手淫,但没有和女人性交过,我们俩在我宿舍观看着色情片,我经常看不觉得什么了,可是毛毛好像是从来没有看过,看着电视裏的男女在互相爱抚,接吻,口交,听着女主角的浪叫,她看了一会儿就脸红的不得了了,毛毛呼吸也不均了,我把她搂在怀裏,我也越看越兴奋,她也一样,用手摸着我的胸膛,我也用手抚摸着她的头髮慢慢地向下滑,摸到了内衣扣,把她的内衣解开了,乳罩从她的高中制服裏掉了出来,她也把手伸到了我的衣服裏边抚摸着我的胸膛,我慢慢的脱掉了她的上衣,露出了那雪白雪白的乳房,我爱不释手的抚摸,用嘴来吸吻着乳头,她忍不住的呻吟,当时我就顺手把自己的上衣脱了下来,让我的胸膛与她的酥胸紧紧的贴在一起,我亲亲的吻她,用我的舌头来挑逗她,毛毛也不由自主的用舌头来回应着我,我的手慢慢的伸向了她的裙子向下脱,露出了她那雷丝边的小内裤,我用手抚摸着她的小穴,毛毛也用手抚摸着我那早已勃起,硬如铁棒的大鸡巴,她一摸到,就脱口而出:[啊,好,好硬啊],听见毛毛这么说,我骄傲地回答她:[当然,不然妳以为是软的吗?]
    接着,我们自己把自己身上所剩的衣物都脱了下来,这时色情片裏正好演的是女的在为男的口交,我问她可以为我这样吗?她犹豫了一下,也就学着影片裏一样为我口交,用舌头舔我的马眼,吞吐着我的阳具,我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,被毛毛口交,比我自己手淫舒服上千万倍,给她舔着舔着,让我也想嚐嚐吃鲍鱼的滋味,那是我有史以来第一次真真的看到了女人的小穴,我用舌头慢慢的舔着毛毛鲜嫩的小穴,把舌头伸进了小穴裏,感觉到毛毛的身体颤动了一下,我们就这样爱抚着对方,这我更兴奋了,一会儿,我让她平躺在床上,把她的双腿分开,让我的阴茎在她的阴道口摩擦,我学着色情片里的动作,慢慢的将阳具向裏插,这时她说:[有些疼…],我当初想说她是第一次,心想长痛不如短痛,索性就一使劲,随着她的一声哀叫整根插到了底,毛毛的表情纠结在一起,被破处的她,有叫可是叫得不大声,似乎没有向朋友述说的那样:[女人破处会痛死]我用嘴吻着她得嘴不动,呆了一回,问她还疼吗?毛毛遥遥了头,我也就慢慢地做着活塞式抽插,由于是第一次和女孩性交,没有插几下我就觉得要射精了,我抽得更快、更用力,糊里糊涂的插了几下,毛毛也很淫蕩的呻吟着,我觉得快不行了,赶快把阴茎抽了出来也就射精了,射了毛毛一身都是白色的精液,结束后,毛毛尴尬地笑了笑,我看不懂她表情的意义,是害羞?还是对我的表现很满意呢?我虚弱地搂着她,休息了一下我们一起去浴室洗澡,我帮她,她帮我洗,就这样我有了第一次我的性生活。
    和毛毛交往的第五个月,虽然已经和她发生过关係,但我们的次数并不多,我大概用五只手指头可以算得出来,一来是怕她觉得我和她再一起的目的只有做爱,所以并不敢太常要求和她性交,二来,由于她还是个高中生,白天要上课,晚上又在自己家的餐厅帮忙,根本也没有太多的时间和我相处,除了偶尔我会去餐厅探班,顺便吃个晚餐,或者假日出去走走,我们见面的时间其实不算太多。
    我印象很清楚的一天,那天是毛毛的生日,外头飘着小雨,我骗毛毛说学校正要期中考,我过几天再帮她庆生,其实,我早写好卡片和买好礼物準备给她惊喜,大约晚上十点钟左右,我从餐厅窗外看着毛毛在整里餐具,打烊后,客人、工读生陆陆续续的离开,而毛毛和她继父俩还待在餐厅里,她继父王伯伯是一位五十二岁的离婚男人,他笑瞇瞇的关上餐厅大门,并且拉下了窗帘,此时我心想时候差不多了,我可以去给毛毛一个惊喜了,我喜孜孜的走向后门,可是当我要叫毛毛名字的时候,我看见了一幕我很难想像的画面,王伯伯伸出他粗糙的大手搂着毛毛纤细的肩膀,而另一手轻轻地抚摸着毛毛的脸庞,我有些不解地静静从旁观看,[乖女儿,今天妳生日,伯伯有礼物要送妳]王伯伯拉着毛毛的手往自己裤裆处拉,毛毛也半推半就的由他。
    我的角度有点难看到他们在做些什么,只感觉到毛毛似乎稍微挣扎了一下就不再拒绝,看得出来王伯伯欢喜极了,他稍稍转身一下,我看见了,我看见王伯伯隔着衣服摸了摸我女友毛毛的胸部。
    王伯伯那色色的大手一握就满满的一手抓,我也喜欢毛毛这奶子刚好握满的实在感,我看着他揉搓了一会,他的手就从解开毛毛的衬衫,伸进乳罩里直接把毛毛奶子捏住,年轻女人的奶子,很有弹性、很滑嫩的感觉让王伯伯心头为之一震,我用茫然和失落的眼神看着他们,这时我的心像被针扎了的痛,[伯伯,别这样,时间很晚了,妈妈有买蛋糕等着我们回去],毛毛试图阻止王伯伯的侵犯,王伯这时看看錶,已经快十点半了,脸上似乎有点生气,他装着生气大声嚷道:[晚半小时回去会死吗?]接着一把拉了两、三张椅子并排,把我女友扑倒在椅子上,毛毛却一点不敢抗拒,乖乖的躺了下来,几秒钟后,王伯伯俐落地把毛毛丝袜扒了下来,我女友抬着脚让她继父脱了她下体最后一道屏障,并对接下来这个老色狼的淫弄显得很配合。
    脱了毛毛的丝袜后,王伯伯一看我女友的穴就两眼发光,当然,像他这老男人遇上毛毛这年轻肉体,怎能不兴奋?毛毛的穴相当粉嫩,阴唇相当细小,阴毛不多,比起我女友她母亲的老穴,怎不光看着就让他爱死了。
    毛毛看见王伯伯那直挺挺的鸡巴,龟头红紫色,知道王伯要将鸡巴套入自己阴户里交配,心里相当害羞、害怕,也不敢看王伯伯,只好闭着眼配合地张开脚迎接王伯伯,迎接着她的继父。
    王伯伯看着年轻美肉如此配合,看着毛毛那粉嫩的洞口正为自己张开,马上一手捏鸡巴、一手扶着我女友的大腿对準肉洞,当他身体下沉,那鸡巴就向毛毛挺着,我女友被他继父分开大小阴唇,鸡巴一截截地插到穴里去了,王伯伯:[噢,真爽,一个女人一个味,插不同的穴感觉都不一样,女儿比老娘爽快多了]毛毛的肉洞很湿滑,热得烫人,而且很紧张地把王伯伯的鸡巴夹得紧紧的,王伯伯每插入一寸,快感就升一倍,他忍不住直呼叫:[爽啊!还是女儿棒!]这个时候,一个身材壮硕的老伯托着一个全身雪滑的少女,两人胯间上下重叠,老鸡巴深深陷入粉嫩的肉洞里,淫水把两人的阴毛都沾得湿淋,这情形除了够淫秽之外,更增乱伦色彩,王伯伯和毛毛这时就像一对乱伦的父女,女儿张着腿、动着腰迎合老爸鸡巴的抽插,她继父除了两颗卵蛋,整根鸡巴都顶到她阴道里去了,插得深深的、陷得死死的。
    王伯伯努力地让他那根老鸡巴在我女友穴里捣弄,口中不时叫着:[母女都给我搞上了,爽快,爽快…噢…]这是多么淫蕩又邪恶的肉体交合,那原始和越轨的色慾满足刺激着王伯伯的性慾,鸡巴似乎前所未有的具穿透力,虽然抽插幅度不大,但龟头基本都是顶到了毛毛的深处,直撞到那男人精液的幸福归宿——子宫!毛毛当然也感到插入自己身体里的这根鸡巴越顶越深,也更热更大,阴道好像被撑到了极点,鸡巴每一次退出又插入,肉与肉的磨蹭都让毛毛酥麻得全身发软,全身至上至下的麻痒要在鸡巴每次耸动时才能止住,但又不能停下,只能一下接一下地越动越快才能让酥骚的快感延续。
    王伯伯是个老男人,看我女友始终还是就着孩子,不乾脆和她痛快地干,觉得很没趣。
    也不知是无心恋战还是老年人容易早洩,王伯伯气闷中状态把持不住,就和我当初第一次做爱一样,一轮急抽快耸,抱着毛毛圆圆白白的屁股猛的一阵深入浅出,鸡巴狠狠的戳了十数下之后腰一酸,也不问问毛毛能不能内射就马上把鸡巴深深的顶到阴道深处,鸡巴麻劲一鬆便一泻如注,明知继父的鸡巴要在自己子宫里灌下不伦的种子,但毛毛并无意识要怎样,当下就任凭王伯伯的龟头顶在子宫口,直截了当地射进了一大股浓缩精浆,毛毛这一时也来了个小高潮,舒服得全身无力,王伯鸡巴就死死地顶进阴道,只是稍作浅浅的抽动,好让余精尽出。
    直到射完精后,王伯伯还是抱着毛毛,两人胸贴胸的热吻了好一会。
    随后,毛毛主动地摇了摇王伯伯,她收拾着乱伦后的战场,擦拭着从肉洞倒流出的一道白浆,毛毛穿上衣服后,穴里的精液还在继续慢慢流出,毛毛只好弄一叠餐巾纸夹在腿间,暂作临时卫生垫,当他们要离开餐厅时,我赶紧带着要送毛毛的礼物和卡片离开,远远地又看见王伯伯对毛毛上下其手的摸弄了一下,随后才上车离去。
   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    找了一天,我偷窥了毛毛的日记内容,那是她一年前写的,当时她才16岁,高中一年级的年纪。
   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    我十五岁那年父亲病故,母亲为了生存改嫁给了一个开餐厅的男人,他比母亲大十岁,我不喜欢他。
    继父酗酒,脾气也不好,时常拿母亲出气,我在他们房门外,晚上经常听到他对母亲的性虐待,母亲儘管怕我听到,强忍着难受捂着嘴,但仍能感觉到她痛苦的呻吟。
    我恨透了继父,也恨男人,继父一定有些变态,他晚上睡觉时都是裸体,半夜起来上厕所经过我房门,都会故意开着灯帮我盖被子,我向来都赶紧把身子转过去,但也没有反抗。
    就这样,他就更得寸进尺,常常大遥大摆,甚至故意在我面前暴露他的丑态,更令人髮指的是一次吃饭,他喝了酒,当我面搂着母亲,母亲推他时他恼了,竟把母亲压在桌上,扒光了母亲的衣裤,用杯中的酒泼在母亲的私处,然后掏出他粗大的阳具,狠狠地插入母亲的体内,母亲无助地哭叫着,我上前打他,他掐住我的脖子,压住我的头,我眼睁睁地被他强迫看完了那一幕。
    他早就打我的主意,只是母亲保护着我,让我没有过早地受到他的伤害。
    这样我们勉强过了一年,我也十六岁了,已经发育成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,继父的色鬼眼睛经常在我身上打转,晚上睡觉我总穿着紧身衣裤,怕受他的欺辱。
    有天晚上,我读书读得挺晚,身上的制服都还没换下就打嗑睡躺在床上,我迷糊中感觉一只大手在抚摸我的胸,另只手在抠抓我的私处,我惊醒了,一睁眼,看见继父全裸地站在床头,高高挺起的粗大阳具正在我的头的上方,我正想喊叫,他一下捂住我的嘴,另只手撸了几下他的阳具,一缕精液射向了我的脸庞,然后他慌忙回房,我因惊吓悄声哭啜,也没敢告诉母亲,怕母亲上火,这样可能更助长了继父的淫威。
    终于有一天我被他强暴了,那天母亲感冒了,继父一改往日的凶样,给母亲倒水喂药,当时我看了心里有些感动,可是,我们哪里知道,他在水里放了安眠药,母亲那天不到晚上八点就睡着了,我一如往常待在房里看书,大约九点左右,我听见房门被打开的声音,我转头一看,原来是继父,平常时的我绝对不会让他进我房间,可是那天被他照顾母亲的行为给感动了,开头我就向他道谢,[王伯伯,谢谢你][谢我?怎么说?]王伯伯嘴边带着笑意询问我,接着走到了我的背后坐在床边,当时的我低着头背对他,一边赶着功课,一边和他闲聊着,没多注意他在我身后干嘛。
    突然间,一双大手由后抱紧了我,我转头之际,一张臭哄哄的嘴贴了上来,我猛然一看,是裸体的继父,我本能地想推开他,但手脚抬不起来,我的四肢被他牢牢固定,他用手捏开我的嘴,用他那尚有酒气的舌头在我嘴里搅动着,几乎让我窒息,我本能地咬了他一下,他痛的一下退后几步,我看见他嘴里流了血,是舌头破了,他恼怒地抬手扇了我一耳光,嘴里骂到,[敢咬我…]
    我被他打倒在地,但他却没有放过我,他恶狠狠的又踢了我一脚,他在骂到:[你母亲给我打,女儿我照修理不误],接着他拉起了我,一个耳光又搧了过来,他将我打倒在床上,然后他三二下剥开了我的衣裤,羞愤的我拚命扭动身体挣扎着,这更挑起了他的兽欲,继父:[敢咬我,看我怎么用肉棒子咬妳]他开始在我身上肆意地蹂躏着,我的乳房我的下体感到阵痛,过了一会儿,我没力气了,他用那张臭嘴贪婪地舔食我的乳房还有我的处女嫩嫩的私处,一双罪恶粗糙的大手不断地在我的贞洁的胴体上摸来摸去,带有坚硬胡渣的嘴不时刮碰着我的阴蒂,我不能控制地抽搐,眼泪长流,无声地呜咽着,他突然跪在我的两腿间,我知道要发生什么了,可我一点反抗的力气也没有了,只是死死闭着眼,希望这一切快些结束,我感觉到他用两指分开了我的尚未成熟的阴唇,火热的龟头在我的嫩嫩的桃门外刮蹭着,然后他对準了我的阴道口,一点不留情地刺了进去,一种胀裂般的痛疼让我发出了痛苦的衷鸣,我浑身颤抖着,他压在我的身上,亲吻我的脸,淫笑着说:[乖女儿,女人总会有这天的,妳会喜欢的]说着就开始缓缓地将他的肉棍塞进我的体内,我感觉他那粗大的鸡巴像棍子一样在捅我的心脏,[啊…王伯伯…不要啊…不要啊…]下身撕裂般的疼痛令我止不住地哀叫着,他的生殖器如毒蛇一般,毫不留情地钻入我的阴道口,从狭小缝隙中挤了进去,[啊…好痛啊…王伯伯…好痛啊…]
    [噢…好紧实啊…噢…毛毛…],他快活地呻吟,而我却紧咬着牙齿,全身的肌肉都绷紧了,整个身子疯狂地颤动着,我双手紧紧抓住继父的手臂,指甲深深陷进他的肉里,但继父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,他微微抽出了阴茎,将姿势挑整一下,再次向下压,继父:[小处女的穴真迷人,好紧,好紧,夹的爸爸好快活][啊……,不……,痛啊…好痛…求求你…王伯伯…不要啊…住手…住手]我痛苦地抽搐着,依然紧咬着牙关,凄厉地喊叫起来,继父竭尽所能让他那一条毒蛇无情地伸向我那小小的缝隙深处,并且努力地钻去,膨大的锥形前端一点一点地向里移动着,我的惨叫声在房间内回响,继父:[噢…有了…我似乎顶到处女膜了…]
    我摇摇头,哀求他,[不要…王伯伯…不要啊…]继父:[毛毛,我是你的第一个男人]话一说完,他身体下沉,我感觉脑袋轰的一声失去了知觉,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身体不自主的涌动让我甦醒了,继父仍在我身上肆虐着,下体已经麻木,感觉不到疼痛了,只感觉下麵粘粘的,不知是血还是他的淫液,他说:[你母亲的小穴很鬆,还是女儿的好,夹得我好快活]他说:[从今天起,妳就代替妳母亲给我享受]他说:[毛毛,妳就当作替妳母亲分忧解劳]他说:[人家都说我娶了个带拖油瓶的,可谁知道,我是母女通吃]
    他说:[娶了个老的,操了个小的,值得…值得…]继父疯了一般地抽插着我,我被他巨大的冲击力带动着全身上下动着,他突然表情怪异味,发出了野兽般的低吼,突然身子往上一挺,我强烈地感到一股股热浪沖进了我的体内,他仍在不停地扭动着,嘴里喊着,好舒服好舒服,然后就趴伏在我身上,过了一会,他说:[女儿,我有时真不是人,妳就当作给妳母亲分担家务吧]说着他亲吻我,抚摸我的脸,看我面无表情,只是流泪,他起身拨出了瘫软的鸡巴,用毛巾给我擦眼泪,我清楚地看见他的鸡巴沾着我的处女血,他撕裂了我的处女膜,后来拿了五百元钱给我,他说:[虽然,妳会觉得我对不起妳,但妳知道我养活妳跟妳母亲,供妳上学也不易,其实我不是坏人]他说:[妳不要把今天的事告诉别人,好吗,不然我会报复你妈]
    我哽咽着说:[只要你对我妈好,我会原谅你,你以后也不要再打我妈好吗?]他连忙点头,接着把我横抱起到浴室,我横躺在他怀里,他拿着喷头沖洗我的全身,我这才感到有种久违的父爱,我的妥协和顺从可能又诱发了他的欲望,不一会儿,我就感觉到他又苏醒的鸡巴抵在了我的丰满的屁股上,他看了看我,我闭上眼表示默许,他把我转过来,面对他坐在他怀里,我只有双手把住他的肩,他攥住鸡巴的根部,对準了我的阴门,然后两手端着我的腰,慢慢地插了进去,这次我感觉没那么痛,只觉得有种怪怪的,甚至有了种舒服的感觉,他开始一下下抽插着,我不自主地呻吟着,两只坚实的乳房被他来回吮吸着,我全身有种细菌般的东西在漫延一样,而且越来越升腾,突然,我不自控地痉挛起来,现在知道那是高潮和快感,他在我的阴道挤压下也再次射精,这样使我的高潮更加强烈到了极点,好一阵,我们才分开,洗完后,我穿好衣服看看母亲,母亲仍然熟睡着,继父说:[放心吧,你妈没事…]
    母亲其实是挺有女人样的,白晰而丰满,我从小习惯了和母亲睡,而且总是摸着她的乳房才能睡着,可自从她改嫁后我就失去了机会,我爱怜地亲了母亲的头额,久违般地把手摸在母亲的乳房上,一种久违的满足感油然而生,我轻轻打开母亲的衣服,噙住她的乳房,如婴儿一般恋恋舍,母亲的乳头无意识已经硬了,继父就这么看着,我第一次看到他脸上出现了可爱的慈祥,也许他也在反思吧。
    我的举动无意刺激了继父,他轻轻除掉母亲的衣裤,我见状,摇摇头对他说:[不可以,你答应我的]接着,我主动脱去继父的内裤,给继父口交,他有些受宠若惊的样子,他说:[女儿,爸爸以后一定好好待你们]我用心地为他口交,不时用舌头舔着他的龟头槽部,在我的不断刺激下,他的肉棍又一次挺立起来了,不久后,他示意我躺下,伸出双手抓住我的腰,把他坚硬的肉棒塞进了我的阴道,此刻我躺在母亲身边,我看母亲很安详的睡觉,这张床上,继父得到了我们母女俩,往后的日子,他不再打骂母亲,他要我代替母亲让他操,让他玩,让他淫虐。
    自从继父强暴地佔有了我,他渐渐将性慾转移到我的身上,妈妈和他感情也慢慢融洽起来,他不再打骂我母亲,一次晚上,我经过母亲房门外,偶然听见继父与母亲的对话,母亲:[老公,我觉得你最近变了]继父:[变了?变好还变坏?]母亲撒娇着说:[变好]继父:[噢?是吗?怎么的好?]母亲:[我也说不上来…至少不会像从前那样淫虐我、打骂我,我憎恨你那样]我在门外听见继父哈哈大笑地回答母亲,[从前是我的不对,委屈妳了…]塾不知两个小时前,他才趁母亲洗澡时对我性暴力,他用皮带抽了我几下,他说喜欢听女人的哀叫声,接着,他再强暴式的佔有我,可是得知母亲可以就此解脱,我就觉得相当欣慰,被继父虐待的过程,也算是值得了。
    毛毛的日记看到此,我将它阖起悄悄地带离,几个小时后,我报案了,警方带人前往女友继父的餐厅逮人,后来我才知道,警方在王伯伯的电脑里面,发现更多毛毛的照片,甚至王伯伯还把毛毛招待他的朋友,而那些,我有机会再提了,不过,那次以后,毛毛的母亲带着她转学了,我们也再也没连络,我失去了一个小女友,王伯伯则失去了一个老婆,一个可以干的女儿,还有他的自由。

友情提示: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,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,合理安排时间,享受健康生活。

版权声明: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,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,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。

联系邮箱:mukd8900@gmail.com 激情综合站:哥哥撸婷婷五月色_狠狠撸在线直播_草榴社区2015年地址_撸撸杯 为海外华人服务,提供综合成人信息,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。

站点申明: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,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,受美国法律保护。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,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,请马上离开!